比特币资讯

次被确认财产属性正确且勇敢2019/11“比特币仲裁

  依据我国现行法律乃至世界各国的法律法规,比特币的合法性并不被认可:即使它币值再高,也仍然属于法律意义上的

  近日,深圳国际仲裁院处理了一起与比特币相关的股权纠纷,勇敢明确的仲裁结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比特币仲裁第一案”律师:“洪水猛兽”首堪称“比特币仲裁第一案”。

  对于这起案件,法律圈各界声音很多。抱住整合了仲裁界、学术界、律师界的一些看法,专门就此案采访了抱住大咖校友精英会首批会员、“比特币仲裁第一案”律师温海滨。希望这三界的声音,能够帮助到更多律师处理好新时代的法律问题。

  申请人A(合伙企业)、申请人B(自然人)与被申请人C(自然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被申请人C受让申请人A名下持有的X公司的5%股份,股权转让款为55万元,其中25万元由被申请人C支付给申请人A。

  由于申请人B委托被申请人C对比特币等资产进行理财,基于该部分资产产生的部分收益,在被申请人C将合同约定的BTC、BCH和BCD如期如数归还申请人B后,申请人B同意代替被申请人C向申请人A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30万元。

  协议签订后,被申请人C未依约返还BTC、BCH和BCD,亦未依约支付股权转让款,两申请人遂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并提出如下主要仲裁请求:

  变更第一申请人持有X公司的5%股份到被申请人名下,被申请人同时向第一申请人支付股权款人民币25万元;

  被申请人向第二申请人赔偿20.13个BTC、50个BCH、12.66个BCD资产损失493,158.40美元和利息(从申请仲裁之日起按照同期中国银行美元利率计算,直至返还之日止);

  本案系股权转让争议,因涉及BTC(比特币)、BCH(比特币现金)和BCD(比特币钻石)此类特殊类型标的物,属于新类型案件。

  目前中国在法律和行政法规层面尚未对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的概念、法律属性、交付流转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在法律法规就比特币予以定性前,仲裁庭无法正向认定其为《民法总则》第127条规定的“网络虚拟财产”,但可以从反向认定其既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的货币,亦不是法定货币的电子化,不产生利息。

  尽管比特币存在于网络虚拟空间,次被确认财产属性正确且勇敢2019/11在占有支配以及权利变动公示方法等方面存在特殊性,但并不妨碍其可以成为交付的客体。

  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并不妨碍其作为财产而受到法律保护。比特币具有财产属性,能够为人力所支配和控制,具有经济价值,能够给当事人带来经济方面的利益。这是当事人一致的意思表示,并不违背法律规定,仲裁庭对此予以认可。

  私人间订立的比特币归还契约并未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不应认定为无效。中国法律法规并未禁止私人持有及合法流转比特币。

  仲裁庭在现行法律体系下,依据《民法总则》《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以及案涉合同的约定,结合诚信原则以及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仲裁理念,肯定了比特币的财产属性,依法予以保护,妥善处理了私人间比特币契约纠纷。

  “首先,比特币的交易虽然不受国家强制性法律支持,但也没有说是违法,民法通常是支持其交易价值的,这也相当于认可了其财产性质。例如游戏币,在多个法院判决中,支持其财产价值。

  第二,既然通过合同约定了还款,即使以比特币及其交易收益为标的,根据意思自治原则,从合同法的角度,当然应当支持。反之,如果比特币的交易是为了洗钱和违法犯罪活动,当然另当别论。”

  广西民族大学华南区块链大数据法治战略研究院院长、二级教授齐爱民认为:“这一案件首次对比特币法律属性以及比特币交易合同的有效性作出认定,具有标杆意义。”

  齐爱民指出,自中本聪于2008年11月1日发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以来,距今刚好十年。在这十年中,比特币价格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同时带动了以太坊等其他数字货币的产生,成为资本涌入的热土。与此同时,对于比特币的监管以及由此引发的法定数字货币发行问题,全球各国也并未形成一致看法。

  中国于2017年出台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并全面禁止了ICO活动。在法律层面,民法总则第127条关于“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的规定尚无进一步界定。“因此,比特币法律属性和交易合同的有效性有待明确。”齐爱民说。

  “在法学理论中,财产与货币并非等同的概念,货币更多的受制于国家监管,而财产的流转应当遵循意思自治和合同自由原则。”齐爱民说。他指出,深圳的仲裁裁决很好地厘清了二者的关系,并本着合同自由的理念肯定了比特币交易契约的有效性,对于比特币正常流通,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作为一种新兴事物,比特币对现有货币体系的挑战并不能否定其作为一种财产的正当存在,我们应当秉持自由、诚信的民法精神,妥善处理法律制度与民事活动间的关系,“使制度成为公民权益的保护伞,而非绊脚石”。

  对于此类新型的实务问题,律师的观点同样非常重要。抱住专门就此案采访了大咖校友精英会首批会员、“比特币仲裁第一案”律师温海滨。

  本案中,本人代理的是仲裁申请人一方,也就是比特币权利要求方。仲裁裁决结果绝大部分支持了仲裁申请人的仲裁请求,正确且勇敢。仲裁申请人基本上对法律维护了其利益满意。

  本案中对比特币的财产性权益属性进行了保护,符合现行法律规定,也是现行区块链领域发展中的一个常识。如果你现在持有比特币,可能会有某种限制,但是不妨碍现实中它是可以变现产生财产收益的。社会和科技不断发展,人们习惯上认识或者接受新事物总会有一个过程。像比特币这种数字财产,其物权客体实际上就是一种财产性权利。

  会对未来此类案件产生什么影响,也许要等到未来才能够评价。但是无论如何,某些规定和案例,会对人们的行为产生一定的作用和影响。

  实际上,在接受委托至提起仲裁之前,我们也做过深入的分析、评估、调查和论证,综合当前监管当局的政策和法律法规规定,例如《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等,做了证据形成和固定等方面的大量工作。

  本案中以裁决结果的方式对比特币的财产属性进行了确认,不代表对比特币有强烈关注意向的个人在其持有比特币中对其内在风险疏忽大意。实际上,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数字资产,具有匿名性、电子数据,其私钥操控除了用户自己之外无人可以获取等特点,万一产生纠纷,最被动、最困难的是证据问题。所以对比特币有兴趣的人士,应该有强烈的意识在其行为中形成、保留相关证据。

  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兴事物,也是在不断争议中成长发展起来的。伴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发展,相关法律业务也是从无到有,再到大量增加,所以对于有志提供创新服务的法律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机会。

  立法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应该如何规定和针对区块链比特币行业特点的证据规则,都是未来立法应该考虑的两个重要方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